FC2ブログ

--年--月--日 --:--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腐肉、蒼蠅

2010年01月31日 13:29

最近校内上一直有人在分享罗玉凤的视频。因为实在是太多次了,我就去看了那期人间节目。

基本上所有人在分享的时候评语都是“这女人有病”“还好那帅哥不是真心的”“活该这种下场”之类的话,抱的都是看芙蓉姐姐二世的心态。以前我根本不能理解人的这种心理:既然看着就不爽,为什么还一天到晚自己跑去关注?现在想来这其实就是一种“施虐”的倾向。每个人身边都有那么几个“大家都瞎了眼了么,凭什么这种家伙就过得这么滋润”的人,于是在骂罗玉凤的同时发散一下自己平日积累下来的不平衡心态。这都是人之常情、或者说是人的劣根性,因为小孩子们就是这么干的——为了某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就成群结队欺负某个孩子,比如小胖子、再比如娘娘腔= =。

在这件事情里,罗玉凤同志的确有问题。人家心理学家也说了,那是一种“自我认识偏差”。那给她找个心理医生不就完了么?对一个从小家境不好父母离异又经过多次感情创伤的女孩子,难道就没半点同情心么?

所以说,腐肉和叮着腐肉的苍蝇,哪个才是真正有害的啊……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古哥,您走好

2010年01月15日 21:31

古哥您竟然想用退出中国威胁咱伟大的dang,实在是太天真了点。
和我Dang谈判,从一开始就是个伪命题,停止censor some results,那是要亡dang的呀。管你用啥做筹码,都是扯淡。
眼看着您走上不归路,我真是无比痛心!且不说原本唯一有希望牵制咱dang的互联网势力眼看着就要被扼杀在摇篮里,您这一走,我以后要上哪儿去搜国外网站呀!!做翻译遇上字典里查不到的词要咋办呀!这可不是生生关上大门把我锁在共dang家的院子里哪儿都去不了了嘛!

唉,再不亡dang,就要亡国了

20代多災多難

2009年08月18日 08:12

小学的时候爸妈刚下海经商,家境不太好。女孩子人手一个的芭比娃娃、毛绒玩具或者蕾丝公主裙这样奢侈的东西我从来没有过。但是爹妈把我保护得太好,衣食上从来不亏待,以至于我从来没有自觉过“我的家境不好”,童年过得无忧无虑。
高三的时候事业有了巨大的发展,当然这个发展机会也是经过许多波折才来临的。家里富裕了,但是带来的好事除了“钱多”一件都没有。
爹妈操劳,两个人身体都不好,暗的新中国又不停压榨劳动人民的财产。身心疲惫。

一个只有200人的小公司,让多少个地方公安,工商发了财。
山东省聊城市某分局,去年12月30号的时候违规把我爹妈带去山东拘留了半个月,没有给我这个家属任何通知,没有给他们叫律师的权利。甚至威胁着划走了所有账户里的900万资金(其中有500万是经销商的)才把人放了出来。(我最佩服自己的是当时那种状态,一边找律师办手续一边复习期末考,最后竟然维持了3.5的绩点= =)

今年的这大半年,我爹为了这件事在上海北京山东之间来回折腾,事实证明山东这个某分局的做法完全不符合法律程序,且不具备立案条件。但是以“和国美集团有密切关系”的那位官员为中坚力量的此分局做法蛮横,不仅不撤案不愿归还那900万,还多次威胁要把我爹妈“关进去”。
在中国,想通过法律程序解决这种问题基本是不可能的,于是我们一家接触了许多在职或者退休了的干部官员。这一过程让我亲眼见识到了什么叫贪得无厌。钱没有拿回来,又被一波又一波党的好干部们吸走了200万。

现在事情到了收尾阶段,这群贪得无厌的家伙号称拿回的钱中要拿走2/3,并且威胁说“你现在不这么干的话,等你们被抓进去,求我我也帮不了你们”。

我爹现在一条血管堵了一半、心脏起搏延迟、胆里胃里都有结石,这几天咳嗽的厉害,又药物过敏全身起了疹子,才回来没几天今天又得飞回北京和一群龟孙子斗智斗勇。整个过程中他的兄弟姐妹几乎没有一个在前线和他并肩作战。这些只有在分钱时才团结在一起的人,用自身完美诠释了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”。

今天我21了,我的生日愿望就是希望这件事快些结束,破产也好负债也好,只要人没事,一家人回到从前,和这个腐败的世界划清关系。钱这东西,有就花没有就不花,那些为了它人性和尊严都不要的人,我从心底里一边鄙视一边可怜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很多事情,很早以前就察觉了,但是不愿意说出来。说出来的一瞬间就好像是逼着自己承认了一样。
我们家已经不是互相体谅的气氛了。
今天是出生到现在最难过的一天。



最近的日志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